今天是,欢迎访问水利部之根网站!
红色寻根网首页>>寻根溯源
首页 >>  历史功勋  >>  正文
历史功勋
【历史功勋】
    主要工作。1931年9月,在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第三次围剿后,赣南闽西苏区连成一片,形成了当时全国最大的一块农村革命根据地——中央革命根据地,面积约5万平方公里,人口近3百万。为加强中央苏区的行政管理,有效组织和推动经济发展,1931年11月7日至20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叶坪谢氏宗祠隆重召开,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根据大会通过的组织法,中央执行委员会下设人民委员部,由土地人民委员部等九部一局组成,为中央最高行政机关。中央土地人民委员部下设山林水利局。先后由胡海、李崇葵和胡魁元任局长。山林水利局内设山林科、水利科和总务处等机构。各县、区、乡设立水利委员会,各村成立管水队。各级水利机构主要负责陂圳、河堤、池塘的修建和管理,水车、筒车等提水器械的制作和修复,林木的种植和保护等工作。
    在苏区建设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一方面通过打土豪、分田地来解除旧的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束缚;一方面致力于水利建设,发展农业生产。 “一苏大”通过的土地法规定,一切水利设施归苏维埃政权所有。1932年春耕前,临时中央政府作出了《财政经济问题决议》,颁布了开展春耕运动的各种文告,要求各级政府抓好水利建设,确保农业丰产。1933年,中央土地部在制订的春耕计划中,特别强调水利的发展。同年,毛泽东同志发出了《为夏耕运动给各级苏维埃负责人的信》,指示各级干部要身体力行深入乡村抓好水利建设工作。1934年1月,毛泽东在“二苏大”所作报告中,把农业生产摆在苏区经济建设的首要位置,着重强调了水利工作对农业生产的保障作用,提出了“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这一著名论断。
    在中央政府的号召下,苏区干部率先垂范,广大群众积极响应,水利建设如火如荼,高潮迭起。1933年,福建上杭县才溪乡在春耕运动中,修复陂圳391座。1934年4月,陆定一在党报《斗争》中发表了“春耕运动在瑞金”的文章,高度赞扬瑞金在兴修水利中所取得的显著成绩。《红色中华报》对瑞金修建陂圳2314条的信息作了重点报道。
据不完全统计,1934年中央苏区修复水利工程10890处,兴建水利工程892处。其中,瑞金县1933年修筑的最大水陂——东华陂,可灌农田数千亩。新中国成立后,东华陂几经改造,至今仍发挥着良好的灌溉效益。
    历史意义。中央苏区时期,山林水利局以“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这一重要思想为指导,克服种种困难,组织军民开渠打井,修陂筑堰,在兴修水利方面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保障了农业丰收,推动了经济发展,为支援革命战争,巩固红色政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以后乃至建国初期党和政府兴修管理水利,发展农业生产积累了宝贵经验。苏区的水利精神已成为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一座人们心中不朽的丰碑。
优良传统。在充分发动民众兴修水利的过程中,中央苏区领导人起到了积极的表率作用。1932年夏,久旱无雨。毛泽东同志来到重灾区瑞金叶坪视察灾情。他顶着酷暑沿绵江河跋涉数十里寻找水源,登上水车与群众一道提水抗旱。1932年4月,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高法庭主席,人称“何老”的何叔衡前往瑞金白露乡,化解了一场宗族间的重大水事纠纷,一时传为佳话。
    瑞金沙洲坝是一个非常干旱的地方。当地流传着一首民谣:“沙洲坝,沙洲坝,无水洗手帕,三天无雨地开岔,天一下雨土搬家”。村民长期以脏塘水为饮用水。为解决驻地军民的饮用水问题,时任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泽东带领干部四处寻找水源,用空心竹管把水从山坑里引到驻地。但这种“自来水”由于流程长,泄漏大,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经过一番调查,他亲自带领身边的工作人员与群众一起开挖了一口水井,还亲自下井底垫沙子和铺木碳,使井水更为清澈。从此,当地百姓结束了饮用脏塘水的历史。在毛泽东的倡导和带动下,沙洲坝掀起了挖井取水的热潮。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后,为了淡化红军在苏区的影响,国民党反动派有意识地对有红军和苏维埃标志的建筑物进行了大肆破坏,就连毛主席带领群众开挖的水井也不放过。为此,沙洲坝人民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护井斗争。敌人填井,群众开挖,这样反复了许多次,水井最终还是保住了。
    1953年,沙洲坝人民为迎接以谢觉哉为团长的革命老根据地中央慰问团的到来,在毛主席带领群众开挖的这口水井旁立了一块木牌(后改立石碑),上书“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当地人们亲切地把这口井称为“红井”。红井的故事还编入了小学教材。70多年过去了,沙洲坝人们的饮用水条件虽然已经大为改善,但当地群众至今还习惯饮用红井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