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欢迎访问水利部之根网站!
红色寻根网首页>>寻根溯源
首页 >>  秘闻趣事  >>  正文
秘闻轶事

秘闻轶事

春耕竞赛。1933年春耕期间,瑞金武阳区苏遵照中央政府提早春耕的指示精神,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春耕竞赛活动。武阳区分为石水、中赖、松山、螺石、武阳、凌田、下洲、黄田等八个乡。为了发动群众积极备耕,武阳区苏首先召开了各乡苏主席会议,研究了组织发动春耕工作的办法。会后,各乡立即召开了各种会议,如党、团大会和乡苏代表会议、贫农团会议、妇女会议等,着重宣传了春耕的意义,要求大家起模范带头作用。在武阳区的各乡中,石水乡的组织发动工作做得更好。全乡成立总干事会组织领导春耕。规定每五天召开一次小组会,每十天召开一次各村贫农团会,每月召开一次全乡贫农团大会。这样就能及时地掌握情况,采取措施,制定办法,促进春耕。再是发挥妇女会的积极作用。妇女会代表每五天召开一次所属范围的妇女会。全乡每月召开一次妇女代表大会。妇女参加劳动生产,武阳在全县数头名,在武阳又以石水妇女居先。当时大脚女人较少,多数是放脚女人和小脚女人。她们所承担的劳动生产占男子的一半以上。除了犁田、耙田、莳田外,还参加铲草皮、割鲁几、挖塘泥、挑粪、作田堪、修陂圳、巡水、种菜等劳动,在生产中起到了积极作用。

兴修水利。1932年初春,瑞金县委、县苏连续四次召开各区土地部长联席会,重点研究解决全县劳动力严重不足,水利设施严重破损,肥料普遍缺乏的问题。会议指出,在紧急的战争年代,要响应党中央和苏维埃临时政府的号召,提早春耕,增加粮食生产,多种杂粮、蔬菜、棉花等经济作物。会议就解决人工、谷种、肥粪、水利、耕牛、农具等问题进行了部署,提出了“彻底消灭荒土,扩大耕地面积,比去年增加二成收获”的口号。瑞金县委、县苏十分重视兴修水利,在兴修水利的战役中,以石头、黄泥、松树为主要建筑材料。在没有工程技术人员和仪器设备的情况下,就请年长有经验的老农为师,自己测量,自己计算。为了充分调动农民群众兴修水利的积极性,县委、县苏组织群众开展竞赛。区与区、乡与乡、村与村以及赤卫军、贫农团、妇代会、青年团、少年队、儿童团之间形成了你追我赶、热气腾腾兴修水利的局面,涌现了许多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在竞赛活动中,武阳区(特别是石水乡)名列前茅。该区家与家比、屋与屋比、村与村比,突击队与突击队比,乡与乡比,订立了革命竞赛条约。据《斗争》杂志第十四期记载:“武阳区妇女三天内开成一个可以灌溉二千担谷田的大塘,以及下洲区三十余天修好四十余条圳”。“据九个区的统计这五十天中,已经修好和筑好新旧陂圳一千四百零四处,新旧筒车八十八乘,水车一千零九乘,水塘三千三百七十九口。武阳区一口新塘,面积十三担谷田,可灌溉二千多担谷田,只用了三天就开成了。九堡区一个新陂,可灌一千多担谷田等等。”

红井的故事。当你来到瑞金沙洲坝,这里的人民都会热情地邀请你品尝红井水的甘甜,分享毛泽东主席给沙洲坝人民带来的幸福。同时情不自禁地向你娓娓讲述当年毛主席带领军民开挖红井的动人情景。沙洲坝,原来是个干旱的地方,不但无水灌田,就连饮水用水都很困难。那时,这里流传着一首民谣:“沙洲坝,沙洲坝,冇水洗手帕;三天冇雨地开岔,天一下雨土搬家。”也曾有人想过挖井解决饮用水问题。可是听风水先生说,沙洲坝的龙脉是条旱龙,不能打井,打井坏了龙脉,十邻八乡都要遭殃,所以没人敢造次。于是,祖祖辈辈只能饮用池塘水。1933年4月,临时中央政府机关从叶坪迁到沙洲坝。时任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泽东同志十分重视驻地军民的饮用水问题。9月的一天,东方刚露出鱼肚白,毛主席便和他的警卫员小吴在附近池塘边选好地点开挖水井。毛主席领头挖井的事立即在村里传开了。一会功夫,众人自带工具,来到现场同毛主席一起挖井。毛主席一边和大家挖井,一边乐呵呵地对乡亲们说:“这几天工作忙,没功夫找大家商量挖井的事。今天才有点空,我先找个有水源的地点,定个位置,破个土。我知道你们迷信风水,怕得罪旱龙爷坏了屋场害了人,可我不怕。如果旱龙爷怪罪下来,让他来找我好了。”在毛主席的带领下,不几天功夫,水井基本挖好。为了使井水更清澈,毛主席又亲自下水井底铺沙石,垫木炭。一位老大娘手捧清泉,热泪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口中喃喃地念着:“毛主席,你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哪!”毛主席的实际行动,为机关干部和沙洲坝群众树立了榜样。此后,中央各机关掀起了一股开挖水井的热潮,短短的几个月,老茶厅,新屋家,新茶厅,东坑子,廉太屋等中央机关驻地都开挖了水井。1934年10月,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国民党反动派对瑞金人民实行灭绝人寰的烧杀抢掠,并下令毁井。沙洲坝群众与之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反动派白天把井填掉,群众夜晚又把井挖开。

1950年,沙洲坝人民为了迎接毛主席派来的南方革命老根据地慰问团,对毛主席带领军民开挖的这口井进行了全面维修,并命名为“红井”。还在井旁立了一块木牌,上书“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14个大字,以表达沙洲坝人民对毛主席和红军的思念之情。后又将木牌改为石碑。而今,沙洲坝村虽然已经用上了自来水,但许多群众仍然喜欢饮用红井水。他们唱道:红井水甜又清,见到红井想恩人。红井清泉育万代,代代永做革命人。

叶坪抗旱。1932年,瑞金叶坪大旱。一天中午,天气热得像蒸笼,田垅上的小道被太阳晒得烫脚底板子。正在村外车水的几个老乡忽然看见毛泽东同志戴着斗笠,身穿白布衫,大踏步地向他们走来。毛泽东同志走到跟前后,微笑着对他们说:“天太热了,你们好辛苦,让我也来车一阵。”老乡们都知道毛泽东同志很忙,说什么也不让他在这毒日头下车水。大家说“您日日夜夜为群众操劳,真够辛苦了。我们再车几天水也算不了什么。”毛泽东同志说:“天这么旱。多打粮食,支援红军打胜仗,也有我的一份呀!”毛泽东同志上了水车后,开始站也站不稳,踩起来一脚轻一脚重的,有时候还踩空脚下去。老乡们踩得快了,他就跟不上去。但在几位老乡的热情帮助下,毛泽东同志的车水技术很快就熟练了。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毛泽东同志一边踩着水车,一边和几位老乡说说笑笑,从正午一直车到日落西山,一丘丘的晚稻田灌满了白茫茫的清水。毛泽东同志亲自车水抗旱的事很快传遍了叶坪。第二天,全村掀起了车水抗旱的高潮。所有的水车都抬出来了,每口塘边都架起了水车。全村的男女老少纷纷加入车水润田的行列,没有一个闲下来的。

依法治水。中央苏区时期,瑞金第四区的白露乡和第九区的合龙乡是个典型的旱涝灾害地区,雨季洪水泛滥、旱季土裂河干。为了战胜水、旱灾害,白露乡和合龙乡的农民早就想开一条水渠,解决农田排水灌溉问题。但白露乡毛姓土豪劣绅利用封建迷信煽动迷惑群众,说什么如果在这里开了水渠,好“风水”会被渠水冲走,当地百姓将难以生存。由于反动的宣传和阻碍,水渠一直未能开通。1932年3月,苏维埃中央政府指派山林水利局前往协调解决。3月8日,山林水利局的干部召集县、区、乡苏维埃政府干部和白露、合龙两乡的群众开大会,就开渠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最后作出决定:坚决打破迷信恶俗,由两乡农民联合起来开渠。水渠很快开通了,这时,白露乡毛姓土豪煽动一些顽固落后分子,乘夜深人静时捣毁水渠。白露、合龙两乡群众十分气愤,联名上书向中央政府最高法庭提出控诉,强烈要求惩办破坏水利的首恶分子。最高法庭主席何叔衡接到诉状后,亲自前往现场调查取证,召开群众大会,当即宣布惩办捣毁水利的犯罪分子。首恶分子受到严惩,落后分子受到警告。群众把被捣毁的渠堤重新修筑了起来。1932年4月6日的《红色中华》报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